正當反課綱高中生及社運人士仍然在教育部前聚集抗議之際,日前有近十名建國中學、中山女中的文史科退休教師,在教育部對面人行道上手舉海報,向反課綱學生喊話,「學習的場所不該是街頭,應該回到校園」,最重要的還是自己的專業、學術。 這群教師有一部分在前教育部部長杜正勝刪減大量文言文時,就曾挺身發起「搶救國文聯盟」。其中有位退休教師表示,當時並未號召學生走上街頭,就是不希望他們離開學習本業。更有中山女中退休教師指出「再怎麼樣,也不該動員學生,該不會明年連國中生、國小生都要出來?」;另表示「有老師都不清楚課綱了,何況學生。」 此說一點都不假,例如有民眾在現埸問抗議學生:課綱有什麼問題?多數學生說不出所以然;更有學生提到在二二八事件中,像鄭南榕是外省人的這種特殊例子,課綱都沒有寫進去,明顯是將張飛與岳飛打在一起了。高中生抗議不要「洗腦」課綱,但是卻對課綱的內容不瞭解,甚至有錯誤的認知,顯然是已被只問立場不問是非的大人洗腦而不自知,否則怎會不知在反什麼呢? 當然這不是第一次抗議學生不知在反什麼。去年有許多大學生參與反兩岸服務貿易的太陽花學運,也是不瞭解兩岸服貿那些內容不利台灣經濟及社會安全,道聽途說就加入了反對的行列。只是去年參與者畢竟是較具分辨力的成年大學生為主,如今連未成年的高中生都上場了,怎能不對那些背後鼓動者感到寒心呢?為了達到政治目的,竟不顧孩子們的死活! 去年太陽花學運期間,有學生在立法院議場上方,噴上「當獨裁成為事實,革命就是義務」的字眼。此口號曾出現在描述1974年葡萄牙康乃馨革命之《里斯本夜車》及其同名電影的作品中,也是法國作家雨果的名言。將革命前的葡萄與已是民主政體的台灣類比,不僅引喻失義,亦可看出學生的分辨能力有限。 同樣地,在此次反課綱的運動中,也看到高中生製作了「暴政必亡」的牌子來抗議。如果台灣現在是由暴政統治,試問他們還能抗議嗎?不是會被所謂的「暴政」通通抓起來關嗎?由此可見,學生並不具分辨的能力,以致於任憑背後的大人左右,還以為反課綱是在拯救台灣的未來。殊不知動不動就走上街頭、佔領官署,其實是在讓台灣的未來向下沉淪。 有學生家長要到現場帶領孩子回家時,不僅遭到孩子的反抗,現場的社運分子還對在場學生父母說:「這些學生很讚。」當學生家長喊這些不是你的孩子,不要利用他們且要帶走孩子時,這些人還鼓噪表示:「你的孩子很行!」,使家長驚覺台灣社會怎麼會變成如此,真的已經淪陷了嗎? 綜觀此次課綱的微調,與扁政府時代95暫綱翻天覆地修改相較是小巫見大巫,但是當時的教育部長杜正勝強調,已公告的課程綱要不能隨意喊停,否則牽連層面太大;教育部中教司司長也指出,各級學校課綱屬實質授權訂定且具有間接對外效力的裁量標準,合法性沒有疑義,符合行政程序法。以前修課綱沒問題,現在就有問題,不是黨派之爭,是什麼? 每場學運的少數帶頭或鼓動者,參與目的都是為了日後進入政治場域工作而預先練兵,不是真的為了堅時理念,否則就不會出現台上台下兩樣情。青年學子若是不能對此有所車貸認識,輕易相信走上街頭就能救國家、社會,最終吃虧的還是自己。 【中央網路報】

本報社評負債整合

內容來自Y房屋貸款個人信貸A貸款HOO新聞

新聞來源https://tw.news.yahoo.com/本報社評-青年的未來不在街頭-015300475.html

EA02FDFAF44BD268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中古車全額貸

j73hj5hvb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